來自 軍事 2019-08-13 18:21 的文章

閃擊機場 北約與俄羅斯的“科索沃競賽”

    俄空降兵将BMD-1戰車搬到機場。

    二十年前,在波黑維和的俄空降兵通過600公裡的急行軍,搶占科索沃首府普裡什蒂納的斯拉蒂納機場,令蠻以為唾手可得的北約軍團措手不及。圍繞機場,雙方一度劍拔弩張,黑雲壓城。

    值得信賴的人

    1999年3月,美國為首的北約借口“科索沃人道危機”空襲南斯拉夫聯盟(今分裂為塞爾維亞與黑山),當空襲持續一個多月後,北約陸軍也完成從馬其頓(今北馬其頓)入侵南聯盟科索沃自治省的準備,預計行動時間是6月12日。沒想到,6月10日,俄羅斯與西方七國聯合提交的科索沃問題決議獲得聯合國安理會通過,南聯盟從科索沃撤軍,北約軍團将填補軍事空白。

    戰争前後,作為南聯盟傳統夥伴的俄羅斯顯得蒼白無力,既無法用安理會否決權阻止西方國家動武,又難以軍援被包圍的南聯盟。就在南聯盟被迫撤軍那一刻,貝爾格萊德向莫斯科提議,願将當地最重要的斯拉蒂納機場交給“值得信賴的俄軍”,俄總統葉利欽同意了。

    6月10日,在波黑維和的俄獨立空降旅接到總參謀部的命令,立即組成約200人的機械化分隊,由巴甫洛夫上校指揮,下轄16輛裝甲車、27輛卡車(有些搭載衛星通信站),但幹什麼沒通知。11日夜,命令傳達——務必在12日清晨0500時前奪取斯拉蒂納機場,并占領附近陣地,這意味着分隊必須摩托化行軍620公裡,不能有任何耽擱。事後得知,搶占方案由前俄羅斯駐北約代表紮瓦爾津中将與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總局局長伊瓦紹夫共同拟訂,并獲得南軍方全力配合的保證。

    軍令如山,以葉夫庫羅夫中校為首的19人小組沖在最前頭,他的麾下全是俄軍總參情報總局(格魯烏)的特戰兵,擅長突破各種障礙。車隊迅速跨過波黑與塞爾維亞交界的德裡納河,在南軍接應下,經烏日策、拉什卡、索察尼亞直撲普裡什蒂納,而遠在波黑的俄維和部隊司令雷布金少将、獨立空降旅長伊戈納托夫上校全程掌控。12日淩晨2時許,俄軍出現在南軍剛離開的斯拉蒂納機場,至7時,機場及其周邊道路都被控制,此時西方隻有CNN記者來到現場進行直播,他們的軍隊還有100多公裡路程呢。

    坦克幹不過火箭筒

    俄軍的到來,打亂了北約部署,北約盟軍司令、美國陸軍上将克拉克命令離機場最近的一個英國旅把俄軍趕走。可英軍也明白,面對身為核大國的俄羅斯,“硬碰硬”不合适,隻能用“擠”的辦法蠶食機場設施。整個12日,英俄軍人都處于高度緊張狀态,英軍幾次試圖用直升機投送步兵到機場,但均被俄軍裝甲車攔阻,俄軍還把裝甲車上的機槍對準低飛的直升機,令其悻悻而歸。

    前俄空降兵司令什帕克後來回憶,機場外圍的氣氛更緊張,有輛英軍挑戰者-1坦克徑直沖向一名俄軍下士,但他沒有離開哨位半步。英國軍官爬出坦克:“士兵同志,這是我們的責任區,請離開!”俄軍下士回答:“我負責堅守哨位,沒有命令,任何人嚴禁通行!”當英軍威脅用坦克撞毀俄軍崗哨時,俄軍上尉亞茨科夫立即向火箭筒手下令:“瞄準。裝彈!”英國軍官還想繼續恐吓,可駕駛員卻已啟動坦克後退了……

    英軍無法踏入機場半步,隻好将其圍住,妄圖困死俄軍。最困難時,俄軍的飲用水幾乎消耗殆盡,但他們始終像釘子一樣堅守戰位。與此同時,俄軍總參謀部本打算向機場空運兩個團,但因為要飛越的國家匈牙利剛剛加入北約,是不可能提供空中走廊的。

    新的俄羅斯出現了

    面對一觸即發的局面,美俄在赫爾辛基舉行外交磋商,最終美方做出讓步,承認俄軍在科索沃的軍事存在。6-7月,俄軍向科索沃投送新一批軍人和裝備,他們經由黑海在希臘塞洛尼基港上陸,再經馬其頓進入科索沃。1999年10月起,斯拉蒂納機場恢複國際航班。

    機場事件是冷戰後國際關系中的重大标志,曾在蘇聯解體後不為西方尊重的俄羅斯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具有“地緣政治行動自由”的俄羅斯,莫斯科不再卑躬屈膝了。而許多立下功勳的軍官從此青雲直上。2000年4月13日,葉夫庫羅夫被授予“俄羅斯英雄”稱号,2004-2008年出任伏爾加河沿岸-烏拉爾軍區情報局副局長,2008年當選印古什共和國總統,紮瓦爾津晉升上将軍銜,而伊戈納托夫在2008年成為俄空降兵參謀長兼第一副司令,晉升中将。

    為了紀念1999年科索沃急行軍,俄國防部專門設立一個獎項——“1999年6月12日科索沃急行軍參加者”獎章,迄今有343人獲此殊榮。 (孫軍)